秘秀影院,未满十八岁禁止浏览!

淫林取代武林

「哈……哈……」林间小路旁的树丛中,一名身材壮硕的少年喘着气,奋力地挺动下身。

「恩……全哥哥的肉棒……好爽……啊……啊……」外观看来不过十四、五岁的女孩脸色潮红,躺在草地上不停高叫。

女孩身形娇小,腰身纤细柔软,小巧可爱的胸部上两点樱色反射着淫靡的水光,显然不久前才被舔弄过一番。

女孩的双腿夹住眼前男孩的腰,腿间粉嫩的蜜穴正被肉棒抽插着,带出的爱液不仅打湿了草地,连阴户上方初萌的细毛也都被溅得湿漉漉的。

四周几位小孩围着他们俩,一双双眼睛直盯着两人的交合处,而手也没闲着,不论男女都正在抚慰私处,甚至有人已经靠在一起互相磨蹭了。

过不了多久,少女的喘息声随着抽送速度逐渐加快,突然,持续不断的浪叫声戛然而止,她双手扯下了大把青草,下身弓起,淫水与淫叫一同爆发。

「不行……要去了……啊啊啊……」

「哇啊!」在众人圈外的林道上,一名小孩怪叫一声,跌坐在地上,不过因为有段距离且被高潮时的叫声掩盖,没有人注意到这边。

小孩名叫夏明雨,因为总是被其他排挤在秘密活动之外,今天便悄悄地跟上来在一旁偷看。

「感觉好可怕,可是小琳姊姊的表情看起来又好像很舒服。」夏明雨心想。

挣扎了一会,夏明雨抵挡不过好奇心,粉嫩的小手隔着裤子慢慢地搓揉起来。

另一边,享受了一下小琳刚高潮的小穴后,那名少年拔出以他的年纪来说大得惊人的巨根,转身抱向旁边正在自慰的高?少女,近五寸(为方便计算,本篇一寸为三公分)的凶器贴着少女毫无防备的跨间摩擦。

刚才围观的男孩们则是冲向小琳,原来那位巨根少年是这里的孩子王,他规定淫戏时每个女孩子一定要让他先上,上过之后其他人才能出手。

这时,一位较为高瘦的少年第一个抱住了小琳,乱摸一阵后,小琳才点头同意让他插入。

另外没抢到的两人,一人留在一旁手淫,等高瘦少年一结束他就能马上接手,另一人则是走到剩下那名微胖少女身边,与她交缠在一起,只是碍于规定,他们两个也只能互相爱抚而已。

随着淫靡的游戏愈演愈烈,夏明雨走近了过来,可爱的脸蛋早就已经红透了,手也不再只是隔着布料搓揉,而是将裤子退至大腿,靠着树干开始人生初次的手淫。

夏明雨一手顺着如贝壳般紧闭的肉缝来回抚弄,另一手则握住像极筊白笋的小肉棒套弄,虽然技巧十分笨拙,但男女两方的性器都带给她从未接触过的酥麻快感,不一会儿,她就完全沈溺在自慰当中,两眼逐渐变得迷离,眼前的景象全都抛诸脑后,一心一意只想从下体中榨取出更多快乐。

「下面摸起来好舒服……我之前都不知道……」夏明雨心道。

在持续不断的快感下,夏明雨完全忘了自己就是因为同时拥有两性的性器官才会被排挤的,还曾经希望父母把其中一边去掉,但她现在只觉得这两个地方都很舒服,要她舍弃任何一边都不能接受。

突然,一种陌生的感觉从小腹直冲脑门,夏明雨一时僵住,当混乱的脑袋好不容易找出结论时,那奇妙的感觉已经冲破她的忍耐,爆发出来了。

「呀啊!要、要尿出来了!啊啊啊……」夏明雨大叫,肉棒和小穴同时喷发出大量液体。

一旁原本玩乐到一半的男女们全都转过头来,但却不是看着瘫软在地上的夏明雨。

「前面是羌林村吗?」小径上,一名美艳的女子问,她身后还站着两男一女,也都相貌出众。

「是、是的。」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女子,巨根少年紧张地连话都说不好。

「那么,你们有见过这人吗?」女子从怀中掏出一幅画,但就连这么简单的动作都让在场的男孩子感到气血上冲。

画纸一展,只有一名女子的半身绘,但不知道是画师的功力太强,还是画中女子当真如此娇艳,登时,空气中瀰漫着淫荡的气息,几名男、女孩纷纷忍不住自凟,仅剩下带头的少年及夏明雨还撑着。

「我、我……没看过。」带头的巨根少年强忍着欲望,艰难地回答。

听到回应,女子将画收回怀中,一行人便往羌林村的方向离去。

不过他们离开之前,原先一直待在女子后方的娇俏少女忽然走近巨根少年,拍拍他的肩膀说:「小弟弟,一直憋着对身体不好喔,嘻嘻。」

带头少年还没反应过来,那名少女就又一溜烟地晃回队伍中了,让他摸不着头绪。

「你做了什么?」队伍中看起来较年轻的男子问。

「那小孩定力不差,似乎练过点淫功,就试他一试。」少女笑着回答。

「结果怎样?」

「没什么特别的,就是点最粗浅的淫功而已,多半是有加入附近门派的亲人。」少女说了自己的观察。

「那只比一般人强点而已,你会不会下手太重?」

「我自有分寸,他这一、两天可能会不太好过,之后就没事了。」

「旁边更小的小孩也没手淫,你怎么没去试试他?」年轻男子突然想到。

「那么小的小孩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手淫吧,不过还真是可惜。」少女叹气。

「怎么说?」

「可惜那孩子是个男的,不然以他的容貌长大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只差我一点而已。」

「哈哈,这个好笑。」年轻男子大笑。

「你找死吗?」少女狠狠地瞪了年轻男子一眼。

另一头,小孩们陆续高潮,才终于从淫靡的气氛中解放出来,他们发现夏明雨早就逃走了,而巨根少年则是定在原处一动也不动。

有个少女上前拍了拍巨根少年的背,没想到一碰之下,巨根少年发出狂吼,不久前让三名女孩各去了数次仍未丢精的巨棒喷出大量白液,整个人瘫在地上。

巨根少年在草地上抽搐着,大量的白浊液体洒出,就这样射了数次之后,他的身体才逐渐平静下来,其他人也才敢上前搀扶。

而回村的路上,他的下体也是有点风吹草动就立刻勃起,连撞到身旁女孩的微乳都让他几乎要射了出来,只不过已经没东西好射了。

回去之后,或许是本能上知道这不是大人所乐见的事情,夏明雨并没有将下午所见说给父母听。

但晚餐时,反倒是父母主动提到有四个衣着奇特的陌生人来村子找人,从他们的容貌、气质来看多半是淫林中人,要夏明雨不要接近。

只不过这样一说,却造成了反效果。

淫林,虽然大人们总是避免在小孩面前细谈这词的意义,但在淫林取代武林的数百年间,淫林早已和一般平民牵扯上关系,有着诸多行侠仗义的事蹟,这些故事在孩子之间亦流传甚广,甚至连单纯的淫林事务也都有不少小孩知道,像是开创淫林的万淫魔女、历久不衰且争斗不休的三大门派、靠性命与歌唱阻止战争的黄莺传奇等等……

当晚,夏明雨在父母熟睡后,便从自己的小床悄悄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出三人同睡的房间。

一离开自家小屋,夏明雨就往下午看到四人的小路飞奔而去,因为父亲要她这几天不可出村去玩,所以她猜那四人多半是在村旁的小道过夜,但到达时,却什么也没找到。

正当夏明雨要转身前往另一头的山路时,她听到林子里似乎有人声。

小心不发出声音地往音源走近,夏明雨隐约看到了五个人影,其中一人与另外四人遥遥相望,但此同时,她的下腹也开始燥热起来。

只是传说中的淫林人士就在不远处,夏明雨还是强忍着奇异的感觉,向前踏出几步,但接下来一步却悬在半空,迟迟无法踏下。

因为她见着了,见着了下午画中的女子,那张出自知名淫画师手笔的艳图才不过掌握了本人三成娇艳,实际看到本人何止血脉贲张,简直惊心动魄。

心跳声如鼓般巨响,要进?要退?在夏明雨理解状况之前,身体就先做出了反应,两手紧抓性器跪倒在地。

可爱的脸蛋转眼间就红得像是苹果一样,两眼迷离,小嘴微微张开,不断吐出夹带娇喘的气息。

「哈……哈……噫……」夏明雨声音突然拔高,手指缝间涌出大量淫液。

泄出后,淫欲稍退,夏明雨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左手扶着林木,右手本想拭去嘴边唾液,却反将精液抹上嘴角。

精液的味道让夏明雨皱了皱眉,将手中浊液擦在树皮后,便硬撑着往回走去。

走没几步,淫浪再起,理智又被淫念淹没,只好靠着树干手淫起来,再次高潮后,夏明雨才又复前行。

就这样行行止止,第五次射精后,夏明雨双腿发软倒在地上,不知是幸还不幸,她倒地时正好撞上一块大石,因此晕了过去。

此时,那五人的对谈也从苦言相劝慢慢转为争锋相对,强烈的淫气连鸟兽都其影响而发情了,一时间叫春声四起,周围大概只有青蛙、虫子等与人差异较大的动物以及晕厥的夏明雨不受干扰。

「掌门人,您无论如何都不愿与我们一同回去吗?如真有误会,也应当回太极派向门人说明清楚才是。」四人组带头的女人说,语气诚恳。

原来画中女子便是被尊为当今淫林第一高手的太极派掌门──周晨羽,据传她十年前艺成以来未尝败绩。

「不,此事实在太过离奇,我也尚未了解究竟发生何事,现下与你们说了,只怕你们也是不信。」周晨羽淡淡地说。

「都是废话,要走便走,不走就进招吧。」四人中年纪较长的男子早已按捺不住,上前怒骂。

「退下!」带头的女子回瞪了男子一眼,两人虽然实力相近,但在门派中的地位天差地远,身为执法长老的杨杏菲一直是派中五根指头有数的具实权者。

「陈师兄说的也有道理,信我,就助我调查,不信,也就没什么好谈的。」周晨羽倒是附和了男子的说法。

「这……」杨杏菲犹豫着要回些什么。

「不愧是掌门人,这般明快,哈哈。」男子向前猛冲,大叫:「跟上!」

男子一动,其余三人也不得不配合,立即抢上前去,形成合围之势。

眨眼间,男子飞身来到周晨羽面前,一双大手凌空疾抓周晨羽的丰乳,男子当年就是靠这十三路「猎乳爪」揉遍耶若河沿岸数十大小帮派的女子,「揉乳圣手」陈冥的名头威震整个北方,许多淫林中的女子光是听到他的名头,下身就湿了一片。

周晨羽技高一筹,单手格去陈冥的攻势,另一手探向他跨间,本想直接抓住肉棒,但另外三人已经攻了上来,周晨羽只得收手,顺势抽出他的腰带击向三人。

腰带的来势奇猛,杨杏菲功力较高,勉强闪过直击,上衣却也被撕出一道裂缝,露出胸前大片白皙的肌肤。

另两人则没这么好过了,虽然「淫肉」艾月晔、「白茎」孙清若也都是淫林中响噹噹的人物,但终究过于年轻,功力差杨杏菲、陈冥一截,艾、孙两人分别被击中右乳及小腹,衣物被强劲的势道击碎,身体虽因修练淫功而极为坚韧,但夹带的淫气渗入体内,仍让两人受击处传来阵阵麻痒。

一招未出旋即被逼退,杨杏菲微微一惊,心想二十年之前两人被并称「菲羽双姝」时,自己的功力还在周晨羽之上,没想到今日差距竟然拉到如斯巨大。

四人凝神再上,分别从四个方位进招,数招一交,四人退开,竟又是周晨羽佔得上风,四人仅存的衣物皆尽碎裂,却只撕下周晨羽双手的袖子。

换过眼色,男子二人再次上前,女子二人却退至战圈外,两名全裸的美艳女子凝神运气,发散出的淫气性质丕变,连带地身上气味也发生变化,杨杏菲转为清甜的花果香气,艾月晔则是变成丰腻的淫肉气息。

两人所运使的皆是太极派中相当高阶的淫功,藉由淫体的转换,甚至连外观都能够改变。

只见杨杏菲本就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的脸孔变得更加稚嫩,身高逐渐变矮,硕大的乳房更是像漏水的水袋般快速缩水,不一会儿,原先比哈密瓜还大的胸部就只剩下桃子般的大小,且尚在不断变小。

艾月晔的变化却是相反,体态变得丰润起来,原本就不小的乳房及臀部迅速地膨胀,并从紧实挺翘转变为丰满柔软,纤细的腰肢圆了几圈,阴户上也长满浓密的黑色硬毛,身体散发出成熟的韵味。

另一头,陈冥与孙清若合战周晨羽,身为太极派掌门的周晨羽如何不知他们是为了争取淫体转换的时间,好在转换完成后结成「四象淫阵」,双手的攻势立刻加快、加重,想在另外两人回归战线前制住陈、孙两人,一双白玉似的手臂在陈、孙两人眼中就如同夺命的兵器一般。

陈冥终究功力较高,只守不攻之下,虽然汗如雨下,但倒也将周晨羽单手的攻击全数挡下。

只是孙清若数招间就迭遇险招,突然,周晨羽两指直取孙清若双眼,孙清若勉强将头扭开闪过这击,可周晨羽只是虚晃一招,手掌急落,已然握住他的命根子。

孙清若自知难以挣脱周晨羽的掌控,反倒向前踏出一步,跨下坚硬如铁的肉棒往周晨羽的蜜穴插去。

周晨羽微微侧身,闪过这招,一击不中,孙清若足、腰同时发劲,扭过身来,肉枪以奇异的角度窜向淫穴,正是太极派以奇诡着称的「游鱼枪法」。

但在周晨羽的手底下,孙清若近六寸长的肉枪就像回不了家的鱼儿,不管怎样游都游不进小穴,反倒是周晨羽藉由他的攻势来套弄肉茎,让孙清若还使不到十招,肉茎就如同失去控制般猛烈跳动,随时都有可能忍不住喷发。

忽然,周晨羽的眼角闪过小小的白影,当她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虽然周晨羽马上拨开了杨杏菲这一指,但指中蕴含的淫气早已从腰间灌入子宫,周晨羽下身一抖,几滴淫液撒了出来。

一击得手,杨杏菲立刻往旁稍退一步,闪避周晨羽凌厉的反击,而这时晚一步完成淫体转换的艾月晔也攻了上来,原先的少女气息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丰腻的熟女风韵。

看来是无法善了了,周晨羽心想并在内心叹了一口气,无奈之下,周晨羽一手挡下艾月晔的攻击,另一只手手心发劲,强横的淫气绞入孙清若的肉棒内,让他本就在崩溃边缘的下体喷出浓稠的阳精,同时抄起射出的精液做为暗器甩向准备撤至一旁进行淫体转换的陈冥。

对陈冥这种级数的高手来说,尽管袭来的精液势如飞箭,但也不过只能阻他半息的时间,在淫技如电的杨杏菲与淫力浑厚的艾月晔再次缠上来的状况下,周晨羽并无法善用这稍纵即逝的瞬间,而孙清若也同样藉着杨、艾两人掩护退到一旁。

艾月晔凭藉挟着雄浑淫气的掌法以及与丰腴肉体相称的抗击能力正面跟周晨羽贴身肉搏,而杨杏菲则是两人周围游走并时不时以闪电般身法偷袭周晨羽的空隙,在两人巧妙的配合之下,周晨羽开战以来第一次感到压力。

要糟!周晨羽看了眼在一旁进行淫体转换的陈、孙两人后暗道,陈冥已经几乎完成转换,全身肌肉贲张,胯下肉根更是增长到几乎快达一尺,而较晚开始的孙清若也已经完成过半,正在由俊朗的青年转变成可爱的少年。

趁着周晨羽分心,杨杏菲右手食指、中指并起急指周晨羽尾椎,逼得周晨羽反手抵挡,但杨杏菲此招尚未使老便即变招,左手食指从侧边指向周晨羽子宫,让她只能再次分神抵御,而这时艾月晔丰满的肉体也从正前方扑来。

「呀……」「呀……」两对丰乳与其蕴含淫气的正面对撞让艾月晔及周晨羽都忍不住娇叫出声。

但周晨羽终究技高一筹,在艾月晔的擒抱还未锁死之前,她硬是扯破衣领向上窜了出来,可惜杨杏菲早就料到这一结果,两手分别对着周晨羽娇艳欲滴的樱色乳头灌入大股淫气,强烈的酥麻快感以双乳为起点,如同浪潮般席卷全身。

「呀啊啊!」甫落地,周晨羽的苦撑的防线终于支持不住,淫液泉涌而出,打湿了碧绿的草地以及白皙的大腿。

「掌门人的叫声还真浪,咱们再来斗过!」已经完成淫体转换的陈冥也再次扑上。

接下陈冥的双爪,周晨羽喝道:「真当我不会下重手?」

「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陈冥道,同时杨、艾两人也加入战圈。

「那就没法子了。」周晨羽叹道,尽管因为身受怪异内伤,而不想加催功力,但如果真让孙清若完成转换并结成「四象淫阵」,那就算再加催功力也逃不了。

就在受到三人围攻的当下,周晨羽的气势突然拔高,淫气四溢,就连在相当距离外的村子也受到影响,村人们一个个带着满腔欲火醒来,而在近处,浓厚的淫气甚至凝成实质,在周晨羽四周形成一层粉色的光雾。

「哈!」周晨羽娇叱,杨、艾、陈三人同时被震开,而周晨羽也开始更进一步的变化,因雾气笼罩而显得有些模糊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变形成男女老幼、胖瘦美丑等各种型态,最后变成一个与最初样貌接近但更加艳丽的绝世美女。

人影一闪,周晨羽来到三人中最弱的艾月晔面前,速度比杨杏菲更胜一筹,在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她挺起在移动瞬间生长出来的巨茎插入艾月晔温暖潮湿的肉穴当中,火热如岩浆般的淫力随着抽插直冲艾月晔的子宫。

「不好……太粗了……啊啊啊!」才第三次深入,艾月晔就忍不住泄了一地。

周晨羽本想继续进攻,但另外两人已经从身后袭击而来,只好再使出刚才的身法甩开两人,往还差一点就完成淫体转换的孙清若冲去,蓄满淫气的美腿对着孙清若变得与少年外貌相符的白嫩幼茎一踩、一扭、一蹬,三个步骤一气呵成,轻轻巧巧地从追来的杨、陈两人头上跃过,而且光是这样就让孙清若的肉茎再次喷发出精液。

「啊……后面不行……」周晨羽如鬼魅般移动到杨杏菲的身后,无坚不摧的肉枪捅入杨杏菲狭小的后庭中。

可杨杏菲也非省油的灯,虽然在快感的冲击下几欲泄身,但还是紧紧夹住后门,让周晨羽既无法抽送也无法脱身,同时陈冥及缓过气的艾月晔也夹攻而上。

不过杨杏菲还是太小瞧周晨羽的肉体变形速度了,在千钧一发之刻,周晨羽的巨茎缩回成小蜜豆,从杨杏菲的禁锢中脱身,让艾、陈两人的攻击打了个空。

当杨、艾、陈三人重整好架式的同时,一旁传来了少年不甘的淫叫:「啊啊啊!」

转头一看,周晨羽白嫩的小脚正踩着孙清若的包茎肉棒,肉棒前端还在吐出一波波的白浊液。

「如何?这就是第三次射精了,如此一来,[四象淫阵]就结不成了。」就如周晨羽所说,除了少数特例外,修练淫功的人只要在短时间内高潮三次,接下来就会有数个时辰无法动用淫功,当然,淫功附带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等特性也会暂时失效。

「技不如人,随你处置吧。」陈冥不满地道。

「虽然最后免不了还是动武了,但我的说法依然不变,派内上下都愿意相信掌门人,只是兹事体大,希望掌门人能随我们回去,将其中的是非曲直说个明白。」

杨杏菲道。

「呵,我相信你的确是如此想法,但其他门人可就未必了。」周晨羽轻笑。

对于这说法,杨杏菲也只能保持沉默。

「罢了,说得够多了,打也打过了,别再追上来,下次我不会留手。」周晨羽把孙清若拉起来并推向杨杏菲等人。

「承蒙掌门人不杀之恩。」孙清若抱拳说道。

事已至此,杨杏菲也没有什么方法了,只能带着其他三人离开。

良久,当周晨羽确定四人已经走远后,才收起催高的功力,而硬忍住的内伤也同时爆发出来,一口带着怪异色泽的鲜血溅在草地上,逼得周晨羽只能马上坐下运功调养。

与此同时,在一旁林道中的夏明雨也从晕厥中慢慢转醒。

        [完]

取消

发送任意内容获取最新访问地址邮箱1
广告请联系

扫码支持

打开手机浏览器扫一扫,或直接在手机浏览器中输入本站网址,即可进行在线欣赏精彩内容

因内容较为敏感,为防被封,请勿使用微信、支付宝扫描二维码,谢谢支持